社会

控告套路贷虚假诉讼,恶意虚假诉讼和合同诈骗罪、套路贷、敲诈勒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我要评论( )

控告犯罪嫌疑人:徐志标男,汉族,1980年12月15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澜石番村潘一村二十三巷2号,现居住番村公寓3座1402公民身份证号码: 440603198012153013 。电话 13702552119 控告 事项 控告徐志标恶意虚假诉讼和合同诈骗罪、套路贷、敲诈勒索多

控告犯罪嫌疑人:徐志标男,汉族,1980年12月15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澜石番村潘一村二十三巷2号,现居住番村公寓3座1402公民身份证号码:440603198012153013。电话13702552119
控告事项
控告徐志标恶意虚假诉讼和合同诈骗罪、套路贷、敲诈勒索多种刑事责任,请求广东省公安部对(2012)佛城法民一初字第3678号和(2014)佛中法审监民提字第26号立案侦查,依法追究徐志标捏造的事实非法侵占,非法高利贷,恶意虚假诉讼罪、合同诈骗罪、套路贷、敲诈勒索多种刑事责任.打击佛山市所有保护伞。保障控告人权益。
 
一、案情简介
1、最典型非法高利贷,大额虚高借款协议135万没有银行流水,隐瞒全部债务已多还“单方欺诈型”恶意虚假诉讼,套路贷,诈骗。控告人与徐志标于2010年-2011年曾借贷。2010年6月16日受害者与徐志标签署300万元的借款协议和2010年7月28日签署50万元的借款协议,实际借款金额根本没有达到该借款协议金额。2011年4月15日申请人母亲麦芬以通过佛山建设银行玫瑰园支行代申请人偿还300万元以转账形式汇款到犯罪嫌疑人指定银行账户(邓锦华,账号6227003110140124311),申请人也累计向其偿还了168万元,并已收回上述两张借条。
2011年12月13日,犯罪嫌疑人继续为得到更多的非法收益,约申请人前往创意产业园对面的酒楼永星大道5号现时的品悦生活装饰,徐志标和李可谦13929935577还有几名外地人士强迫申请人签订涉案《借款协议》,约定申请人“现”因业务发展需要”,向犯罪嫌疑人签订当日借款协议。收据载明:“收到犯罪嫌疑人借款1350000元,其中1050000以转账交付,300000以现金交付,附:”银行转账凭证”。后来经徐志标和李可谦严重恐吓,让徐志标去收明家辉电话(18088833142)货款债务后边就得出徐志标自己写的315000收据。
2、2012年,犯罪嫌疑人仅凭《借款协议》和《收据》向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2)佛城法民一初字3678号。庭审中犯罪嫌疑人说被申请人借了他3百多万,还有100万未还。借款协议中30万现金是借款协议当天徐志标本人在农业银行一次提取交给潘炜锋。105万也是借款协议当天转到受害人农业账号6228480093534906412中。可笑的是法官要求徐志标交出以上转款凭证,如果提供不了承担举证不力。徐志标代理律师谎称卡已取消,卡号记不起。说银行超两年不能打银行流水明细出来。欺骗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
(2014)佛中法审监民提字第26号,受害人提出重审交出468万还款证明。徐志标代理律师谎称转账到受害人银行账号400万,现金借了80万。继续可笑法官也让徐志标提交以上转款凭证。徐志标所有转款凭证时至今天也没有交出。徐志标非法强占我财产。本案别说135万银行流水凭证,之前案中犯罪嫌疑人徐志标3百几万的银行流水都没能交出来。本案不单只135万,还有徐志标之前已经套路的。徐志标运用借款协议隐瞒事实,强占本人财产。让法院强制执行本人房产。
犯罪嫌疑人徐志标隐瞒犯罪事实,直到本人今天控告还没有提供转账凭证出来,显然本案虚假诉讼套路贷案值巨大。很简单一个问题,徐志标无法提供银行转账证明,且与他所说的矛盾,无法圆慌就构成虚假诉讼。
二、犯罪嫌疑人在(2014)佛中法审监民提字第26号和(2012)佛城法民一初字第3678号案中,笔录的供述显然互相矛盾,显然是嫌疑人徐志标为得到法院的支持,捏造诉讼事实,提起虚假诉讼。
1、犯罪嫌疑人对30万元现金给付的庭审陈述前后不一致,显然系为应付法院的提问,随意捏造事实,欺骗法院。
2013年3月6日,佛山市禅城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2012)佛城法民一初字第3678号案,该次庭审笔录(下称“B记录”)中载明:“现金是签收据当天给即是2011年12月13日。是犯罪嫌疑人于2011年12月13日从农业银行取钱后交给申请人的。”,而犯罪嫌疑人于2014年4月15日在(2014)佛中法审监民提字第26号的庭审询问笔录(下称“D记录”)中供述并载明:“分几次给付,几万或十几万给付,是签定协议前一个月内分几次给付。”据此,犯罪嫌疑人在禅城法院中陈述的时间是签订协议的当天,且是有农行卡中取现一次性支付,而其在佛山市中级法院中的陈述是在协议前给付,且是分几次给付,犯罪嫌疑人对30万的现金借款两次庭审供述显然不一致,但30万现金如此之大,犯罪嫌疑人如果实际给付该款项,犯罪嫌疑人应当对给付的事实记得非常清楚,不可能出现完全不一致的供述。显然,犯罪嫌疑人每次都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单凭借款协议和收据,然后再随意捏造事实,欺骗法官相信本案的借款协议和收据的效力,才会出现如此不一致的供述,犯罪嫌疑人实际上是没有给付的,佛山中级法院在犯罪嫌疑人前后不一致的供述中出现区别如此之大的供述 ,仍认定其给付30万元现金的事实显然是于法无据的。
2、犯罪嫌疑人对105万元的转账也是虚假陈述,实际上犯罪嫌疑人所有转账系2010616日、2010728日所签订的借款协议的款项,而犯罪嫌疑人实际没有向申请人汇款105万,其是借曾经的借贷产生的流水,隐瞒此前的欠款已经还清、捏造本案欠款的转账方式,欺骗法院,提起虚假诉讼。也是这些借贷流水明显证明徐志标犯罪事实。
首先,犯罪嫌疑人在2012年11月13日的民事起诉状(下称“A记录”)载明:“2011年12月13日当日借了135万给申请人。”,后又在2013年3月6日的禅城法院庭审笔录(下称“B记录”)中陈述并载明:“犯罪嫌疑人说当时借款是共有300万元,其后陆续还了一部分,到起诉时还欠100万元,该1050000元是从2009年到2010年初分多次转账给申请人的,犯罪嫌疑人所有通过转账提供的借款1050000元都是转到申请人’6228480093534906412’这个卡号中”,其又在禅城法院的2013年5月7日的询问笔录(下称“C记录”)中载明:“申请人不仅在2008年、2009年开始就找嫌疑人借款,因此在2010年之前也有转款,一般都是转到控告人的这张农业银行卡上,但是也有转到控告人的农信社、工行等账号上面,都是控告人本人的账号。”  在2014年4月15日上午9:00时佛山中级人民法院的《询问笔录》(下称“D记录”)中记载:“嫌疑人称135万是之前(09年至11年)经常有金钱来往,有部分是现金支付,部分是支票支付,因此之前写下很多借据,135万元是之前借款,对方还钱后又借钱,后来算账后就是135万借款。”  在2014年7月11日下午2:30分佛山中级人民法院的《审监庭笔录》(下称“E记录”)中记载:“徐志标借款给申请人是从约2008年开始,如申请人已还清借款,就由申请人收回借据,如没还清,就收回旧的借据,按实际欠的金额,从新立新的借据给申请人。2010年6月16日、2010年7月28日的借据由控告人收回。徐志标陈述在2010年6月16日及2010年7月28日两笔合计350万元借款后,徐志标继续借款给受害人。法院问在2011.12.13对账135万时就欠135万,还是之前380万还没有还清(所欠)?为什么在2011年没有就没有还清部分写清?徐志标则称控告人借了135万。法院让徐志标陈述135万的来源,徐志标说135万是徐志标向受害人交付了借款135万,法院再问徐志标,你(之前)不是说经过对账还欠135万?徐志标说这135万应是在(350万和其他借款)还款后(借的)。” 在2014年9月12日下午4时,佛山中级人民法院针对第一次庭审后双方提交的“说明”进行询问的《审监庭笔录》和《嫌疑人徐志票关于借款问题的说明》(下称“F记录”)中记载:“申请人转给徐志标的款项经重新统计为168万而不是此前说的117万,加上申请人母亲转的300万,共还了468万。徐志标陈述,2010350万元借款前给的是较小的现金,2010的签订的借款合同后,由于涉及金额大,徐志标不是一次性借350万元,根据受害人的需要,陆续发放。徐志标在2010年两份借款合同签订后,通过转账方式大概转了400万给受害人(转账的账户有多个,主要是农业银行、农商行、工商行等 ),现金累计约80万,合计480万。
上述的笔录有如下疑点:
1、徐志标称对135万元给付的时间不一致: 
A记录 B记录 C记录 D记录 E记录 F记录
135万是2012.12.13给付 2009年到2010年初(年初即是2010年3月份前,可见,其是想将105万元与2010年6月后350万元区分开才这样说的  2008年至2010年之前
 
2009年至2010年 135万是还清350万及其他借款再借 2010年7月签订350万借条后转账或现金累计欠的
2、徐志标称给付方式不一致: 
A记录 B记录 C记录 D记录 E记录 F记录
135万(包含现金30万)是当天给的 1、30万现金当天取钱给的。
2、105万是在2010年初前(350万元借款前)累计欠的。
1、30万现金当天取钱给的。
2、105万是2010年之前累计欠的。
1、30万是是签定协议前一个月内分几次给付的。
2、105万是09年后累计欠款,且有的是支票支付。
08年起有借贷关系不,但是还清350万及其他借款再借的135万的。 2010年6月至2010年7月签订350万借条后因累计欠的
3、徐志标称历来借款总金额不一致
A记录 B记录 C记录 D记录 E记录 F记录
没有提到 总借300多万 无提到 无提到 无提到 400万转账,80万现金。
4、徐志标称汇入申请人卡号不一致
A记录 B记录 C记录 D记录 E记录 F记录
所有通过转账提供的借款1050000元都是转到申请人’6228480093534906412’这个农业银行卡中”, 2010年前也有转款,一般都是转到申请人左述的农业银行卡中,但也有转到农信社、工行等账号 无提到 无提到 无提到 转到农业银行、农商行、工商行。
5、徐志标称对350元出借的时间点
A记录 B记录 C记录 D记录 E记录 F记录
无提到 无提到 无提到 无提到 2010.6.162010.7.28出借了350万,之后再继续借款给申请人 2010350万元借款前给的是较小的现金,2010年签订该350万借款后,根据申请人的需要,陆续发放。
6徐志标称对交易来往中转账产生的时间点不一致: 
A记录 B记录 C记录 D记录 E记录 F记录
无提到 2010年初前有转款 ,2010年之前有转款,一般转到第5疑点的卡上 2009年至2010年有转款 无明确提到 350万产生前(即2010年6月前)只产生较少现金来往,没有转账
7、2012年5月17日的收据说明 
事实 嫌疑人的陈述 备注
涉案的借款是嫌疑人为收取申请人高额利息逼迫申请人写的,控告人受迫写了后,嫌疑人派其“马仔”骚扰申请人,控告人为了应付其催逼,让徐志标代申请人向明家辉代收45万款,其没有就此罢休,为了蒙骗法院相信涉案借款是真实的,单方写了涉案收据向法院提起诉讼。 嫌疑人为了蒙骗法院,谎称该45万元是申请人去收的,再给现金他的,以让法院相信涉案借款是真实的。 如果控告人收的,为何给现金他?不是转账?如果控告人收的,其为何知道是控告人去收的?据此,控告人提供明家辉的信息,以便公安机关核查该事实,以证实嫌疑人为实现非法目的欺骗法院。
 
第一点,《借款协议》和收据及起诉状均说是2012年12月13日当天借的,后来又讲到是2010年前累计转账欠的,后又说到还了350万元(2010年6月后)及其他借款后再借的,最后又说是350万元(2010年6月后)该借款中累计欠的。银行转账证明徐志标非法高利贷。该笔135万元借款到底什么时候产生的,另外,该135万元借款到底是当天借款,还是还清350万元再借的,还是350万元的款项中累计欠的,还是350万元之前累计欠的?
第二点,徐志标称2010年之前有转账,后又称在2010年6月(即350万产生前)没有转账,只有现金,如果在2010年6月之前没有转账,那么其在禅城法院的所有陈述是在2010年前转账累计所欠的说法均不成立,如果在350万之后才有转账,因控告人共向嫌疑人转账共计468万元,而嫌疑人才向申请人转380万元(从请看来看才157万元),控告人转给嫌疑人的款项远远大于嫌疑人转给申请人的款项,据此,根本不可能存在在350万的借款中且该借款根据需要而有借亦有还的情况下,还存在累计欠嫌疑人135万元借款,更不用说申请人还清后,又借嫌疑人135万元借款,即使是又借的,该银行流水显然可以提供,并予以证实,但其一直都无法针对350万元借款后又借135万元借款提供银行流水而自圆其说。有借有还打出银行流水足以证明徐志标说谎。350万借款协议借款人需要陆续发放,到底有没有借出实际金额。
第三,嫌疑人在整个诉讼过程在,为了胜诉,不择手段,除上述矛盾点外,还有一时说只转到控告人上述农业银行卡,当被法院问到绝境时,又说转到控告人其他银行卡,一时说总共借300多万,但当控告人提供大额流水时,又在毫无依据的情况下,说共借了480万元。一时说350万元是2010.6.16和2010.7.28借的,一时又说是签订协议后根据需要给的,且违背事实,为了蒙骗法院,谎称上述控告人为应付嫌疑人催逼而让其向明家辉收的45万元却说成是控告人去收的,再给现金他的,以让法院相信涉案借款是真实的,而且其代收了45万,却只承认代收了31.5万。明家辉电话18088833142.明家辉应该知道李可谦联系方式,也清楚该事情真相。本案还在执行中。
事实是徐志标向受害人借出1572万,受害人还了4百9拾几万还要还被强制执行拍卖房产.徐志标这是属于什么罪行。
 
触犯的刑事法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规定,现就人民法院2015年11月1日以后审理的刑事案件,具体适用修正前后刑法的有关问题规定如下:第七条对于2015年10月31日以前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妨害司法秩序或者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根据修正前刑法应当以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罪或者妨害作证罪等追究刑事责任的,适用修正前刑法的有关规定。但是,根据修正后刑法第三百零七条之一的规定处刑较轻的,适用修正后刑法的有关规定。实施第一款行为,非法占有他人财产或者逃避合法债务,根据修正前刑法应当以诈骗罪、职务侵占罪或者贪污罪等追究刑事责任的,适用修正前刑法的有关规定。被控告人采取欺骗手段,设置套路,捏造事实,隐瞒真相,提起虚假诉讼以达到其诈骗、侵占控告人巨额财产的行为,完全符合黑恶势力的特征,明显属于扫黑除恶行动的打击对象。其行为不仅严重扰乱了司法秩序,也严重损害了控告人的合法权益,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虚假诉讼刑事案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根据《刑法》第三百零七条之一的规定,应当以虚假诉讼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并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防范和制裁虚假诉讼的指导意见》(法发〔2016〕13号 )第12条的规定,由被控告人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追讨非法所有不正当得利。《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1年4月8日起施行)的规定:诈骗公私财物价值三千元至一万元以上和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数额较大”与“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打出银行流水足以证明徐志标虚假陈述
 
 
综上所述,所有证据都在两法院阅卷材料中。受害人特依法向广东省公安部提起控告,望广东省公安部查明事实,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徐志标刑事责任,打击佛山所有保护伞。以维护受害者的合法权益。

上一篇:一位退役军人的绝望之泪   下一篇:河南邓州李俊、白林波霸占50余户居民宅基非法建设谁来制裁

本文来源于网络,内容及数据仅供参考。如稿件侵权请联系我们

1.凡本网注明来源非长沙科技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 2.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西安铁路交通学校涉嫌虚假招生宣传,请广大考生和家长不要上当受

    西安铁路交通学校涉嫌虚假招生宣传,请广大考生和家长不要上当受

    2018-11-21 17:46

  • 曝光@洛阳协和医院黑心骗子医院虚假宣传坑骗患者

    曝光@洛阳协和医院黑心骗子医院虚假宣传坑骗患者

    2018-11-21 16:00

  • 【上海雅科特口腔】医院借助网络虚假宣传,黑人,欺骗消费者

    【上海雅科特口腔】医院借助网络虚假宣传,黑人,欺骗消费者

    2018-09-30 15:57

  • 【上海雅科特口腔门诊黑人】医院借助网络虚假宣传,欺骗消费者

    【上海雅科特口腔门诊黑人】医院借助网络虚假宣传,欺骗消费者

    2018-09-30 15:56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