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一位退役军人的绝望之泪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我要评论( )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谦和儒雅,高大英俊的古稀退役军人黄松昌,面对记者的采访时,竟然老泪纵横,哽咽难继。 自己作为原著居民,在宅基地上所盖的2015年市值就高达1800万元的楼房,竟然被别人恐吓威胁,强取豪夺。而几年过去之后,历经了炼狱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谦和儒雅,高大英俊的古稀退役军人黄松昌,面对记者的采访时,竟然老泪纵横,哽咽难继。
       自己作为原著居民,在宅基地上所盖的2015年市值就高达1800万元的楼房,竟然被别人恐吓威胁,强取豪夺。而几年过去之后,历经了炼狱般的举报投诉之路,仍然是个没有结果的“无头案”。说到自己受逼迫无奈,被一帮人挟裹到派出所签字画押的时候,黄老先生悲忡不已,失声痛哭,感到自己成了21世纪的“杨白劳”。只不过,杨白劳卖的是亲生闺女,自己同样割去的是心头肉啊。 

       2002年,黄松昌和妻子郑月玲,同岳母邓顺和、妻弟郑月桂夫妇友好签订建楼合约,双方承诺各自出资,把所居住的深圳市罗湖区爱国路水库新村290号改建为A、B两栋楼房。A座归岳母一家管理使用,B座属黄松昌所有。2009年,深圳市处理农村城市化历史遗留问题中,A、B两座楼的房产权利都得到了明晰的解决,不存在任何瓜葛。
       
      想不到的是,刚住进新房不久的郑月桂沉迷赌博欠下巨债,护犊心切的郑母竟然财迷心窍,将A座的部分楼房重复出售,替儿子郑月桂还赌债,为此曾涉嫌诈骗而锒铛入狱。一向默默无闻的郑家,因深圳市《都市110》等媒体栏目的报道,竟一时出了“名“”。 
     然而,刑满出狱后的郑月桂旧病复发,赌性不改,再次欠下巨额债务,卖光了自己的A座后仍无法偿还赌债,便打起了姐姐郑月玲、黄松昌夫妇B座的主意,千方百计逼迫姐姐夫妇二人卖楼替他还债,遭到严厉拒绝后更是变本加厉,有恃无恐。那段时间,成了黄松昌、郑月玲夫妇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
        黄松昌哭诉记者:郑月桂纠集绰号“搅屎棍”郑日葵为首的一帮不明身份的所谓讨债人,无理取闹,恐吓威胁,还多次采取暴力手段,撬门别锁,强行驱赶租户,对B座的楼梯通道、水电设施、门窗及建筑主体实施破坏,对自己围攻谩骂,甚至大打出手。一次几个人竟然把年近古稀的黄松昌抬起来撂倒地上,乘机击打老人的头部。情况如此,可屡次到派出所报案,派出所人员却都说是"家务事,管不了,得走法律程序"。其中一位王姓警官还不热不凉地多次说到:“您说人家破坏你家的楼房,怎么证明楼房是你的?人家说是自己破坏自己的楼房啊?”
         
      能说出这样话来的警官,让黄松昌夫妇和住户们很不理解:自己盖的房子,即使被逼迫强行抢走之后,由于无法变更手续房本上仍然写的是自己的名字。这样的楼房怎么会成了别人的呢?这样的人员也能当公安民警? 
      黄松昌一家整天处于轮番围攻之中,正常生活受到严重干扰,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到派出所报案,派出所人员却极不情愿介入处理。打110报警,反让派出所民警心生不满。他们很反感地说:“你不要打110了,打多了我们压力大!”老黄说:“他们有什么压力?反映情况不出警,等110到现场时,他们看着讨债队撬门别锁搞破坏,强行驱赶租户耍无赖的行为,竟然不加制止,任其所为! 群众的事儿根本不当回事儿!
            在案件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整日惊恐不安,欲哭无泪的黄松昌多次向扫黑除恶部门、公安部门、信访部门反映情况,请求立案调查,处理解决自己的问题。可结果均以“房产纠纷引起的民事行为”为理由,不予立案。好笑的是,黄松昌接受罗湖分局一位警官问话时,这位警官还反问黄松昌:“你丈母娘是黑社会吗?”在旁的另一位警官指着自己胸前的警号同样反问:“那我也是黑社会吗?”言外之意,黄松昌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 
                      职能部门态度如此,难怪问题一直石沉大海,遥无音讯。
       骚扰围攻不断升级,家中从此再无宁日。一帮人整天亮队恐吓,威胁围攻,不停嚷嚷“是要命还是要房子”?被逼无奈之下,六神无主的黄松昌和精神崩溃的郑月玲, 于2015年9月11日,稀里糊涂被一帮地痞流氓挟持到了派出所。老泪纵横,浑身颤抖着与凶神恶煞的对方签订了所谓的卖楼补充协议。据黄松昌讲,当时夫妇二人肝肠寸断,天旋地转,恍若游离了21世纪深圳这个繁华的现实人间。
      
      胁迫签字后的夫妇二人对卖楼“主协议”的内容竟然一无所知,反复要求也不让看到。到今天老黄才明白:原来,一切都是这个涉黑利益团伙摆设好的圈套啊。 
       老黄说,当时只知道强占B座的其中一人叫刘少锋,背景如何不太清楚。B座共23套房被强卖后的房款,被莫名其妙地偿还了郑月桂的巨额赌债。自己手续完备,长期使用,价值1800万元的私房,竟然转了个圈成了与自己毫无瓜葛者的财产。善良软弱的郑月玲彻底绝望了,她攀上高高的楼顶,要以命来抗争这个畸形诡异的事件。亏了现场群众和大批公安人员的劝导,最终才避免了悲剧的发生。以命相抵的抗争,最后仅仅为自己挣得了不足总房款十分之一的补偿。
                这确实是个离奇少见的案件:
        一 、抢夺别人楼房的动机源于偿还巨额赌债。难道赌博这种明令禁止的恶行在深圳是大开绿灯的?
        二、房屋买卖是双方公平对等交易的结果。恐吓威胁,巧取豪夺竟然也能得到支持,非法达到目的?
        三、即使强买强卖,也不应该在态度一直都很鲜明的派出所签字画押吧?在派出所签字画押,难道个中还有什么猫腻?
        四、用威逼利诱,恐吓威胁的手段非法占有他人的巨额财产,算不算强买强卖的行为?强买强卖又怎能不算涉黑的行为呢?
        五、被强行霸占走的楼房,后因非法占楼人员利益分配不均而发生大规模的帮派械斗,这些人员难道不能列入扫黑除恶的名单?
        六、强行买走的房屋至今仍在黄松昌夫妇的名下。自己本不同意卖掉的楼房却被别人占有使用,这又算不算“作废合同”下的霸占行为呢?
        七、当事人曾以邮寄形式于2019年11月1日呈送中央的举报材料,于11月6日上午8点30分即由广东省信访局短信提示深圳市信访局处理,同日下午2点48分深圳市公安局信访办竟短信提示该案件不予受理,而11月11日上午罗湖区政务短信却提示已经办理完成。如此的速度和结果如同儿戏一般,令人不解。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又是谁在从中作梗?在打黑除恶作为中国第一要务的今天,究竟谁是那些黑恶社会势力的保护伞?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明确指出: “谁是最可爱的人?不要让英雄既流血又流泪,让军人受到尊崇,这是最基本的,这个要保障。” 
       然而,事关一位老退役军人切实人身权益的问题,案件简单,法理昭昭,可有关部门竟然一拖数年不予解决,看来深圳确实水深啊?
       有关事件进展如何,本媒将继续予以关注!
       
 

上一篇:保护伞百般庇护,黑恶势力无法无天: 一伙假冒城管人员实施抢劫   下一篇:控告套路贷虚假诉讼,恶意虚假诉讼和合同诈骗罪、套路贷、敲诈勒

本文来源于网络,内容及数据仅供参考。如稿件侵权请联系我们

1.凡本网注明来源非长沙科技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 2.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这样骗人的义乌九三微创医院,为什么偏偏还会有人去看?

    这样骗人的义乌九三微创医院,为什么偏偏还会有人去看?

    2018-09-28 17:19

  • 害人的昆明军海医院 骗子早晚会关门大吉

    害人的昆明军海医院 骗子早晚会关门大吉

    2018-09-21 19:19

  • 给深圳创维电视负责人的一封信

    给深圳创维电视负责人的一封信

    2018-09-17 23:25

  • 兰州市脑康中医医院根本就是骗人的,都是骗人的

    兰州市脑康中医医院根本就是骗人的,都是骗人的

    2018-09-17 23:18

网友点评